当前位置 主页 > 388588.com >

港彩论坛图库 这名上海医生带队完成1300例儿童肝移植,7年居世界

  

原标题:这名上海医生带队完成1300例儿童肝移植,7年居世界第一

“妈妈,为什么我和别人不一样,为什么我的眼睛是绿色而他们是黑的。”去年,一首为一名6个月患儿创作的《绿眼睛》歌曲感动了全国,也让“先天性胆道闭锁”这一疾病更为世人所熟知。
“10多年前,社会大众对于‘先天性胆道闭锁’甚至闻所未闻,更不知道可以通过肝移植技术来治疗。”来自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肝脏外科主任夏强教授,是国内儿童肝移植技术的拓荒者。
他于2004年开展肝移植技术,两年后,为转型儿童活体肝移植,他开始尝试在小猪身上做动物实验,10个月不到,就成功开展医院第一例儿童活体肝移植手术。在病人与同事眼中,他正直诚实,会因患儿肩膀露在外面睡觉而质问护士,也会亲自挑选病区里的地板、家具,甚至是墙面,给病人以温馨的环境。
14年间,他与团队成员连续7年创下儿童肝移植数量世界第一的纪录,牵头制订了儿童肝移植的“中国标准”,并率先创立了国内儿童肝移植慈善救助平台,努力不让一个贫困患儿失去手术机会。

夏强(图中穿白大褂者)与患儿及其家属 本文图均为上海仁济医院供图
苦练10个月,每天14小时,成功开展首例儿童活体肝移植
2004年,38岁的夏强来到上海仁济医院创建肝脏外科。当年9月,因一面之缘,陈小松医生也加入这一团队。
“只因我在他身上看到了正直和诚实,很富有感染力。”陈小松回忆建科时的情形:“包括我在内就7个医生,平均年龄34岁,11张床位,才3-4个房间,我们算是白手起家。”
整个团队凝聚在了一起,困了就挤在一间很小的办公室里睡,醒了立刻干活。当时,夏强想法就只有一个:“能有一个平台就好,即使失败了也证明我努力过。”
他成功了。当年9月20日,科室收进了首个病人,之后一周内就做了4台手术,国庆长假后,床位一下子扩增到了20多张。短短1年间,夏强与团队就开展了120例肝移植手术。
从2006年起,夏强开始探索从成人肝移植技术向儿童活体肝移植技术转型。
他说,在中国每年有约3000名儿童由于各种先天性疾病导致终末期肝硬化。如果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,其中90%会在1岁以内因肝衰竭死亡。而2005年,整个中国掌握活体肝移植技术的医院并不多。
“也就是说,在中国得了胆道闭锁的孩子,几乎只能等待死亡。”夏强下定决心要去挽救这些孩子的生命。他尝试着去实训基地做动物实验,用小猪模拟儿童的身体,从早上7点一直练到晚上9点,每天14个小时。
“记不得自己用了多少猪肝和小猪。”夏强说,活体移植最大的难点是要在肝脏血流完全开放的状态下,确保离断手术不出血,但肝脏是一个血管密集的器官,往往肝还没有完成分离,小猪已经大出血死亡。
为突破这一难点,他花了整整10个月,把每一个分离的动作反复磨练。2006年10月,他完成医院首例儿童活体肝移植,手术成功。

夏强手术照
宁愿损失病床也要建儿童乐园
2006年,夏强组建了国内第一支由移植外科、小儿内外科、小儿麻醉和重症监护等组成的小儿肝移植专业团队。
他说,肝移植手术光凭技术不行,我们也需要供肝。他的队伍中有专人负责寻找潜在肝源,一旦有人自愿捐献,他就会派出专人全国各地去取,有了肝源,病人也有了等待的希望。
与此同时,为挽救更多患儿的生命,夏强带领团队不分昼夜地开展手术,手术间隙吃着打包的盒饭,吃好又马不停蹄赶下一场手术,敬业精神感染了身边的医务工作者。

夏强在手术间隙 儿童肝移植病区护士长黄明珠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记者:“刚到这个科室,看到他(夏强)会有些恐惧。他凡事要求完美,不仅要我们每天提前1小时就到ICU报到,观察也特别仔细。有患儿肩膀露在外面,他都会质问我们‘如果你露着肩膀睡觉,你会舒服吗’,还要求我们跟病人家属说话,一定别用医学术语,说‘家属不是医生,听不懂这些’。” 但一想到患者,夏强总是无微不至。黄明珠说,整个病区经历了2次搬迁与扩增,“第二次搬迁,病区里的地板、家具,甚至是墙面都是他自己选定,他讨厌用冷色调,为避免给病人和家属造成害怕的感觉,就选了温馨的黄加粉色作为墙面。在病区空间有限的情况下,他宁愿损失病床,也要求病区内设置一处儿童乐园、家属休息区。”
手术室护士长周穗这样评价夏强:“他是一名工作狂,经常想着能多开一台手术是一台,有一次突然胃痉挛,他直接在病人的床上躺了下,等稍微恢复了点,又马上去手术了。”

夏强与患儿及其家属
儿童肝移植手术量连续七年居世界首位
如今52岁的夏强,白发多了不少,但这14年来他不仅收获了患者的口碑,也在科研领域获得了突出成绩。
他先后主持国家和省部级课题18项,获得上海市科技进步奖一等奖、上海医学科技奖一等奖等奖项,拥有第九届中国医师奖、上海市“五一劳动奖章”、“上海先进工作者”等多项荣誉。
截至目前,他率领团队完成儿童肝移植1300余例,医院儿童肝移植年完成量已连续7年居世界首位,手术成功率超过98%,移植后1年和5年生存率分别为91%和89.3%,达国际先进水平,所在医院成为国际最大的儿童肝移植中心。
10多年来,夏强团队接诊的肝移植患儿多来自经济落后地区、贫困家庭,“由于经济等原因,全国仅有约10%的患儿有机会接受肝移植。很多孩子没能得到及时有效救治,不是因为技术和肝源,而是因为没钱。”夏强感到无奈。
为了让这些家庭减少经济负担,他率领团队创建了国内最早、也是最大的儿童肝移植慈善救助平台??肝移植患者俱乐部,创建了“上海移植网”,为患者提供了一个医患沟通、网上随访交流的公共平台。
“肝移植病人大都需要终生服用抗排异药,医生不能刀开完了,就啥都不管了。”夏强告诉记者,从2013年起,他们会为肝移植患儿在每年的儿童节举办“新肝宝贝庆六一”活动,让肝移植术后宝宝接受免费体检,参加文艺联欢。
夏强还经常能在病区里看到偷偷来送钱的爱心人士,“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是谁,马报管家婆官网 回望中国当代艺术40年:从陈逸飞《踱步》到“90,有些人甚至是放下钱就走了。”这让他意识到,社会给贫困患儿家庭带来了巨大影响。
2007年,他开始带领团队寻找各种资源,举办了“爱心点灯”圣诞慈善募捐活动,为7个月大的先天性胆道闭锁患儿募集手术费用。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企业、公益组织加入到爱心行列。
夏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在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、中芯国际集团、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的慷慨捐赠下,目前慈善基金已经累积到3000万元,在仁济医院换肝的孩子中,来自贫困家庭的患儿占70%,他们都得到了各类慈善基金不同程度的救助。
除了筹钱,夏强还率领团队挤出空余时间外出“上课”,去培训更多基层医生,他说:“中国需要救助的孩子太多了,我们推广技术,可以造福更多患儿。”